2011年7月6日 星期三

會說話的青蛙與煲仔飯

對同一件事情,不同的人會有不同反應,這常常讓人有錯愕、豁然、爆笑以至茅塞頓開等感受。例如對這裡日前寫到的一則關於會說話青蛙的笑話,有朋友回應說:「這隻青蛙可能會變得太絮絮叼叼,日漸難頂,甚至會惱羞成怒終日講粗口,所以最好還是將之煮煲仔飯。」

你可能覺得,這太「煮婦」之見了,不懂得欣賞笑話中的幽默、睿智。人都是根據自己的知識、閱歷、社會背景來理解事物的,各人的背景不同,理解自然不可能一致。人往往跳不出自己因為背景而設定的局限,難以從不同角度去看事物。別人的看法因而常常能帶來啟發。此所以博採眾長之必要,而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也。

笑話中的釣翁看來喪偶了,人說老來有三寶:老伴、老友、老銀,失去了嘮叨的老伴,他會覺得有隻會說話的青蛙可以填補這個空虛。青蛙可以變成的世間最美麗新娘,在釣翁眼中已非必要,起碼不是首選了。

當然,這因人而異。一位公認有智慧的華裔八秩學者不就娶了個廿八姑娘?這樣的事情,古今中外常有。蘇東坡因而有首戲謔著名詞人張先的詩:
十八新娘八十郎,
蒼蒼白髮對紅妝。
鴛鴦被裡成雙夜,
一樹梨花壓海棠。

說到老翁少妻,都會引用「一樹梨花壓海棠」這一句,你卻可能未必曉得全詩對情色之描寫這般露骨。南方人很多不知道,梨花是白的,海棠是紅的,說的就是白髮與紅妝。

話說回來,能言,多少屬於天賦。所見一些能巧舌如簧的朋友,都是天生的能言善道,腦筋反應快,這邊話音未落,他/她就能接上一句妙語來,惹來滿座彩聲。我就只能陪着哈哈了。訓練自然也能提高說話技巧,但要訓練到像所見的朋友那般語傾四座,恐怕不能。

不過,什麼事情都以適可而止為佳,就是要掌握一個「度」。說話也一樣,我就嘗對一位有這種天才的朋友這樣評語:人很好,話少一半更好。如果幾個人一起飲茶吃飯,話語權都會給這位朋友佔了去。

多年前到杭州遊玩,在虎跑泉參觀弘一法師紀念館,錄下了弘一法師一句話:「事當快樂時須轉,言到快意時須住。」我非多言之輩,也常有說溜了嘴之時,說得興奮,把不該說的話也說了。雖然並未造成多大過錯,但也因而更謹記弘一法師的告誡。今後,可能多記得一個會被人「煮作煲仔飯」的警告了。

「田雞煲仔飯」論或許不屬引發多大驚喜的宏論,但由此可見新見解總是存在的,想不出來,只怪你的腦袋呆滯了。人一旦進入死胡同,會因而思路閉塞,看不到出路。怎麼辦?給腦袋注入一些活化劑吧,包括占占卦。《易經》中每一卦都變化多端,六爻中每一爻變都可以讓人產生大量聯想和啟發。我不迷信,但覺得這樣的占卦等於一次「腦震盪」,可以刺激思考。占卦不該濫用。據智者言,非到山窮水盡,不該占卦。

2 則留言:

  1. 關於「一樹梨花壓海棠」,就網站上搜尋所得,都說這首詩是東坡的,可是我曾翻查東坡的詩集,卻找不到這首詩,也沒有網站說得出這詩的題目(東坡詩很少沒有詩題的)。就我所見,東坡寫張先老來納妾的詩,只有以下這首:

    《張子野年八十五,尚聞買妾,述古令作詩》(按:子野是張先的字)
    錦里先生自笑狂,莫欺九尺鬢眉蒼。
    詩人老去鶯鶯在,公子歸來燕燕忙。
    柱下相君猶有齒,江南刺史已無腸。
    平生謬作安昌客,略遣彭宣到後堂。

    相比於「一樹梨花壓海棠」,這詩含蓄多了,幾乎是句句用典,不翻書都不知道他在說什麼,但解碼後的詩意卻依然很有調侃的意味,意思跟那四句詩差不多,但不露骨,比較接近蘇大學士的詩風。其實,「一樹梨花壓海棠」還不太壞,至少富於形象性;四句之中,我覺得最差的是「鴛鴦被裏成雙夜」,說得太白也太艷,似是柳永的膩詞,如果真是出自蘇軾手筆,我會有點失望哩!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