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6月13日 星期一

「人和母豬配種基地」的奧妙……及教訓

網上傳來一張高速公路照片,橋洞有個橫垮路面的巨型廣告牌,上面是「廣州市人和母豬配種生產基地」一行大字,相信每字有一層樓高。仔細一讀大字,誰都會笑刺肚皮,並有疑問:「人和母豬配種」?這怎麼可能?掛出廣告的人不太蠢了麼?

豬的基因與人高度相似。據《自然》(Nature) 雜志報道,新的研究發現豬還有與人類疾病有關的基因和蛋白質變異,可能有助人類對抗阿爾茨海默病、帕金遜病、癡肥症等。這個月初有報道說,美國加州大學的科學正研究在豬的身上培育人類胰臟,以期擴大人類器官移植來源。但是,「人和母豬配種」仍太超前了吧?

只要對珠三角有點地理常識,再想一想,就會知道這是由地名造成的誤會,「人和」其實是地名。在這兩字上加上引號,母豬配種場就不會讓人誤會涉及人豬交配了。

這在口語上是不會引起誤解的。習慣上,「人和」的「和」字會由粵語最低的陽平聲轉音讀作陰上聲,「人和」的聲調變成與「人種」一樣,這樣,「和」字就不會被誤會為連接詞了。人和鎮在廣州以北,位於白雲國際機場之南,屬廣州市白雲區。它枕靠流溪河,當初是附近村民在清嘉慶五年(一七九一年)合股與建的人和墟,意取「 眾人和睦相處」之意。

粵語的「和」字有兩聲,主要是陽平聲(wo4),如和諧、和平、和樂等的「和」字;和議、和應、附和的「和」則讀陰去聲 (wo6)。在粵語聲調中,陽平聲最低沉,所以常會轉聲,以求響亮,特別是用在人名時。粵人在熟稔後,互相的稱謂往往會而只在彼此的姓氏前加一老字或阿字,這時,為使陽平聲的姓氏如陳、徐、楊、何、梁、黃、王、林等叫得響亮,會把讀音轉到最高音去,讀作陰上聲(第2聲),老陳(can4)呼作「老診(can2)」。遇到陰去聲的姓,如廖、趙、任、邵、范、孟,有時也會同樣處理。

同音連讀的稱謂,如都是陽平聲,也會自然地把第二字向上轉音,如肥「匪」、陶「討」、城「醒」等。

地名的尾音若是陽平聲,有時也會自然地讀成陰上聲,香港有名的深水埗就是這樣。但有時又會反其道而行,例如長沙灣習慣上都讀作長沙「環」,尾音從最高的陰平聲轉到最低的陽平聲。銅鑼灣過去也讀作銅鑼「環」,在老香港的口中仍可以聽到這樣叫。這很可能受中環、上環、西環的讀音影響,幾個地方由西到東排列,銅鑼灣也就讀成銅鑼「環」。可是港島東面盡頭的筲簊灣不會讀作筲箕「環」。

據一位在研讀粵語語音學的朋友說,粵語的轉音都往上轉,鮮有往下轉的。其實下轉音也是有的,人們日常都會說。譬如爸爸、媽媽、哥哥都是陰平聲字,聲調較高,但在口語中都不會把兩個字都讀作同樣聲調,而會把第一個字向下轉為陽平聲,讀如ba4爸、「嫲」媽、go4 哥。姐姐在口語中兩字都轉了,讀如ze4「遮」。妹妹也一樣,讀字都轉而為「梅」mui2。姨姨、叔叔則沒有轉音。近年,又常聽到人們把阿姐(讀「遮」)稱作阿ze4,讀最低的音。

「人和」兩字都屬陽平聲,叫不響亮,「和」字轉聲是自然的。當地人說慣了,可能真的沒想到寫作 「人和母豬配種生產基地」會造成誤會。當事人似乎真的糊塗了,還可能有點蠢。

可是從另一個角度想,製作這巨型橫額廣告(費用其實不多),可能是絕頂聰明的人想出來的宣傳主意。試想想,有多少人一看就給你免費宣傳?折算為廣告費,價值該以億計吧?他們沒有譁眾取寵,沒有歪曲事實,而只是把名稱平實無誤地掛來而已。──而這就叫你一見難忘,並且忙不迭替它宣傳。於是,很多人知道廣州有個人和鎮,那裡有「母豬交配生產基地」。

「不戰而屈人之兵」,無招勝有招,這真是宣傳的絕世好橋!

後記:有朋友及時傳言說:「假的,網上改圖。」怪不得找不到這個企業的網頁,且有點奇怪的是,路上沒有一輛汽車。這個世界,稍一不慎就着道兒了。幸好,就「人和」而說說粵語的轉聲,仍不至於無聊。文章立此存照,以記取教訓。

3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