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8月31日 星期一

賞荷花,賞荷葉

梗斷葉殘花自放
趙少昂畫荷花很著名,他對於畫荷花有獨特的見解。

對於植物,人人都愛它的花。花之美,沒有人不欣賞。花的色彩豐富,變化多端,所謂萬紫千紅亦難以言其極。花的姿態同樣逸出人的想範圍以外,常讓人讚歎不已。日前有朋友給我看日本菊展的照片,有些刻意栽培的菊花,形態堪稱匪夷所思,讓我大開眼界。

至於葉之美,就不是誰都懂得欣賞,或者應該說不是誰都能有機會欣賞。對於生活在一年常綠的熱帶、亞熱帶的人來說,尤其是這樣。但我相信只要看過北國秋冬的山色,誰都同樣會被葉色之妍美和豐富折服。我是多年前在瑞士的湖上受到秋日山色的包圍,才知道葉的色彩比花更美,而且更震撼。這是從大處賞葉。

趙少昂卻是從小處着眼。他在廣州的時期,慕西關泮塘荷香之名,常結畫伴前往寫生,有時流連達一星期之久。他發覺,荷不論夏秋初冬都有特殊氣韻,經過大量寫生之後,自言對荷花的生態,色彩變化,夏冬氣氛,均有深切的認識。

其中一點是:「我深感荷花雖美,而荷葉顏色及姿態的變化更多更美,必須細心體會,方能達到『真善美』境域。」

殘荷之美
他發覺,夏天「荷葉田田青照水」,變化不多,而描畫荷花盛開,荷葉擎珠,仍令人陶醉。到了深秋,葉色更精彩。他細細觀察了葉子變色的過程,以及葉子葉莖殘破、枯黃的經過,「葉邊則因風吹雨打之故,殘缺破碎,由邊緣之焦褐向內漸變為赭墨紅、硃黃、黃綠,真是彩色繽紛,加上葉的新舊不同殘缺不一之故,更覺意味無窮。」他還寫初雪的荷塘,說是斷梗殘雪,積雪倒影,又是一番清趣景象。(讓我奇怪的是:廣州那時真會下雪?)

這些色彩變化,都細緻地描繪在趙少昂的荷花畫幅中。昨天看到香港畫家何才安幾幅作品,他以山水知名,卻原來畫荷花亦自有風格,荷葉形態與色彩的變化就很講究。

水杉睡蓮
日前到順德,短短兩天裡,飲飲食食花了不少時間,但仍擠出空檔到酒店對面的順峰山公園去。公園很大,有山有水,兩個大湖佔了很大面積。這個時節回大陸去,很多有湖面的公園都會有荷花,順峰山公園多處湖邊也種了大量荷花。可以想像,一兩個月前,這裡的荷花一定綻放得漪歟盛哉。如今,仍有零星的荷花在吐艷,要賞花仍然不愁寂寞,可以在斷梗殘葉之間突然發覺艷光。如果要像趙少昂一樣為畫荷搜集素材,那麼收穫會更豐富。只是,秋荷的高峰季節還沒有真正到來。

公園還大有其他可觀之處,可供攝影或寫生的題材不少,除了庭園、花草、山水,還有垂釣的漁郎、晨運的男女等,一片水杉也吸引人。

我早午晚到公園跑了三次,都是步履匆匆的。偌大的公園,人人都悠閑,我似乎是最「唔得閑」的一個。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