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19日 星期五

「港漂」與中國發展的外溢效應

認識了一位「港漂」的朋友。「京漂」聽得多了,就是從各地到北京求發展的人,「港漂」顧名思義就是從內地各處到香港來尋找發展機會的人了。這些人多少有點冒險精神,都對自己的才能有自信,而且都還年輕。自從內地改革開放以來,遷徒打工的自由度大增,向大城市漂移的人很多,最大的一個浪潮,可能是八十年代初向海南島的一個漂移,海口街頭、公園、廣場一度到處是這樣的年輕人。後來,廣州、珠三角、上海等大城市、大發展區,紛紛成為目的地,形成所謂「孔雀東南飛」。

到這些地方打工的民工很多,但他們好像不在什麼「漂」之列。能「漂」的,似乎都有種灑脫、浪漫,有點知識青年的自負,有點藝術的趣味,尋求的是自己才華和事業的發展與突破,到「血汗工廠」打工餬口,不是他們的理想。

「港漂」好像更上了一個層次,他們不少人有高學歷,不少是「海歸」,到海外闖蕩過、見過世面;也有不少是憑着出色的高考成績到香港來念大學,然後留下來的,就是在課堂裡讓香港學生望「A」興嘆的同學;還有一些是專業移民,有傑出才能,或者有大把錢。

這樣的人不少,中午吃飯時候在中環到處可見,都是一身整潔的穿着,打身邊經過,可以聽到他們以普通話交談。我以前把他們歸為「海歸」,從新認識的朋友的口中才知道更廣泛的稱謂是「港漂」。

香港少數激進的所謂「本土派」,近年挑動起對內地人的敵意,針對的是「水貨客」、遊客,都是很容易標籤的人,要麼像螞蟻搬家的討點蠅頭小利,要麼出入名店花錢不眨眼。沒有聽說過有人去針對為數一定不少的「港漂」。若從陰謀論的角度去說,「港漂」其實已在香港經濟體系的中上層,佔據大量位置,對香港的影響力大得多。

從較大視野去看,就是從中國濟發展對世界影響的角度去看,這是無可避免的發展。

剛在英國《金融時報》中文網上讀到一篇題為< 從工業革命歷史看中國未來發展>的文章,其中的觀點,對關心香港未來發展的人該有參考價值。文章是由內地的獨立智​​庫安邦諮詢公司(ANBOUND)發表的,它的研究專注於財經與公共政策研究。

工業革命從十八世紀未發生以來,自英國擴展到全世界,至今仍在新興國家地區持續。「世界工廠」也從英國一再轉移,如今轉移到了中國。可以看到,這二百餘的發展自有它的邏輯。文章認為:「工業革命產生的一些關鍵影響,對當前及未來的各國經濟發展仍然會發揮同樣的作用。換句話說,類似互聯網的新經濟形態的發展程度再高,世界經濟發展的邏輯不變。」這些關鍵因素包括:

人口的增長。生產率、醫學與衛生水平的提高,推動人口大幅增長。

城市化。人口大量湧入工業中心城市,中國正處在工業化的中後期和城市化的下半場。

財富增長。各國的財富基本上遵循工業革命傳播的軌跡增長。中國自廿一世紀以來,才開始進入財富快速增長時期,中國向投資世界、消費世界推進是它的結果。

促進消費。中國出現新的消費階層,消費升級和奢侈消費也循着工業革命影響傳播軌跡推進,在發達國家、新興市場國家之間上演。

如果這是內地未來的發展軌跡的話,香港作為中國一個重要城市,該怎麼對應?這裡的人該怎麼對應?是與這發展規律對着幹?還是因勢利導?

中國發展的外溢效應越來越強大,「港漂」是人才外溢,還有財富、資金、技術、文化等等的外溢。從這角度來看,香港其實形勢大好。

「雖有智慧,不如乘勢」,孟子說的。

2 則留言:

  1. 「若從陰謀論的角度去說,「港漂」其實已在香港經濟體系的中上層,佔據大量位置,對香港的影響力大得多。」赤化xd

    回覆刪除
  2. 「若從陰謀論的角度去說,「港漂」其實已在香港經濟體系的中上層,佔據大量位置,對香港的影響力大得多。」赤化xd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