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

漢字在韓國:卑下而崇高

從門縫裡窺看雞林碑閣
這次到韓國之前,曾有過作自由行之想,後來知道溝通會很困難之後,打消了主意。幾天的行程證實,這個決定是對的。如果只是到首爾去,問題可能不大,據說那裡地鐵裡有漢字標誌,可是到韓國中南部,可能就寸步難行了。

非常吊詭的是,你到了韓國的歷史遺址,會幾疑自己身處中國,而且是古老的中國。那裡舉目所見,中華文化色彩濃厚,寺廟、宮殿都中國古典式建築,甚至可能更具盛唐風韻。那裡所見的文字,與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同,外面難得見到一個漢字,而寺廟、宮殿裡高卦的匾額、楹聯都以漢字書寫。越是韓國視為珍貴的古跡,越是這樣。在新羅王朝的發祥地雞林,有個被封存保護的雞林碑閣,從門縫裡可以窺見掛上醒目匾額的亭子裡,有個石碑。雖然看不到內容,但可以估計,一定是漢字碑。雞林樹林裡,也有一個詩碑,寫的也是漢字。

有時也見到有漢字和韓文並列的碑,像日文中漢字與平假名夾雜。可是碑額的標題則一定是漢字的,不少以篆書書寫。三大古剎之一的海印寺外面就有很多面。那裡還有個安置各位圓寂高僧的墓園,墓碑上寫的也是漢字。

到這些古跡懷古的,主要是韓國人。我心裡難免納悶,有多少人看得明白觸目皆是的漢字?

伽倻山印寺事蹟碑
韓國戰後立國以來,大力推行去漢字化政策,北面的朝鮮做得更決絕。這是五百多年來漢字與諺文之爭的延續。在首爾市中心的光化門廣場,在王宮景福宮的中軸線延長線上,有一座金色的王帝坐像。這就是領導發明諺文的李世宗。他的理想,是讓普通百姓可以通過這種相對於漢字簡單得多的拼音文字,掌握文化知識。

這種文字稱為「諺」文,就有等而下之的意思,意思是民間的文字,而漢字是上層階級的文字。很長時間裡,這兩種文字並存。日本上世紀初佔領韓國後,實行文化滅絕政策,禁絕韓文,甚至要韓國人改用日本名字。這樣的倒行逆施反而提升了諺文在韓國人心中的地位,以致韓國政府在戰後獨尊諺文,漢字受了無妄之災。

可是這一來,損失最大的是韓國自己。

日本人到來之前,韓國的歷史文化典籍基本上都是用漢字書寫的,書報刊、政府文書則韓字、漢字混用。隨着諺文成功推行,新一代韓國人不識漢字,卻也同自己的歷史隔闋了,看不懂自己的文化典籍,連去到光化門,進入景福宮,走到勤政殿前,也不知道上面斗大的字寫的是什麼。這是縱向上的損失。

還有橫向上的損失,就是在中國近年冒起之後,越來越多韓國企業發覺,不識漢字是巨大的不利。
照片前景處,就是全州市的韓屋村
韓國的有識之士已發覺必須亡羊補牢了。如總統金大中一九九九年頒令,必要時得以在韓文中並書漢字,以確保公務文書能夠準確表達,並在中學推行「1800個常用漢字必修教育」。13位歷屆教育部長二零零二年更聯署建議書,該在小學就推行漢字教育,以「解決目前嚴重的文化危機」。二零零九年,20名前總理也聯署上書青瓦台,要求在小學正式推行漢字教育。


全州韓屋村裡的茶花院 
我在行程裡特別注意韓國漢字的使用情況,結果很失望。在歷史文化遺址以外的現代社會中,見到漢字的機會很少。在酒店裡,我拿當地報章翻看,有兩三份只有報名是漢字,其餘報章完全沒有漢字,連報名也用上韓文了,就如很多韓國年輕人,已沒有漢字的名字了,名字有音而沒有義。

不過可以發覺,韓國民間存在學習漢字的熱情。我們在全州市下榻的酒店後面,有一片保存得相當好的舊區。那天早上起來,天濛濛亮,我從樓上下望,被這黛瓦成片、偶有明亮銀杏樹點綴的小區吸引了。吃過早餐,我利用二十分鐘的空隙,跑進小區去。這果然是個很有文化氣息的地方,座座傳統單雙層的房舍,都是茶軒、書畫室、學童教坊、展覽館之類文化場所──我知道,是因為很多掛上了漢字牌匾。

韓屋村一景,右上角路牌指向
「韓國禮節教育館 茶童學教」
離開全州的路上,拿出在酒店得到的中文「全州旅遊」宣傳單張來看,才知道這叫全州韓屋村。一個韓屋村的手繪地圖上,列出的文化場所有二三十個之多。

我相信,漢字在韓國仍有頑強的生命力,就像海印寺後面那棵已經歷一千多年風雨的松樹一樣。韓國政府無法消滅漢字,因為這是韓國自己歷史的一部分──它無法消滅自己的歷史。

(韓國「追楓行」之八)
**
舊文參閱:
漢字存亡,驚心動魄 http://silverylines.blogspot.hk/2010/02/blog-post_18.html

2 則留言:

  1. 沒辦法,中國太弱了

    已經失去了這個資格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您的用語似乎模糊化了日本人讓漢字在韓國多活了至少50年的功勞...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