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6月15日 星期三

到深圳洪湖:拍荷花,吃客家菜

花開花落為蓮成
如果喜歡荷花,或者喜愛拍攝荷花,在香港很難得到滿足。那麼花幾小時到深圳去,就可以觀賞、拍攝個不亦樂乎。

香港也有一些可以拍荷花的熱門地點,如大窩口的城門谷公園、大埔的松源仙觀等,但都嫌空間有限,栽花不多,而若在周末前往,拍友把荷花圍得密匝匝的,你要在腳架之間找個理想的位置和角度並不容易。這樣的拍攝一點沒有閒適的享受,有時倒如一場艱苦的搏鬥。

深圳多公園,較大一點的公園多有湖面,到了夏天都有荷花。內地很多城市都一樣,荷花可能也是作為經濟作物種上的,到了秋冬,蓮藕可以售買,給員工一點額外收入。日前收到廣州一位朋友傳來的荷花照片,一問,是在流花公園拍得的,偌大湖面上花開無數。

我到深圳拍荷花都到洪湖公園去,那裡交通方便,坐幾站地鐵就到。昨天早上九時過一點從家裡出發,不到兩小時就到了公園。走走拍拍約兩個半小時,再到田貝四路的紫隆客家菜館吃飯。回程時順便在羅湖火車站平台一家書店逛了一下。回到家裡,不到五點。

洪湖公園每年有荷花節,去到才知道,荷花節正舉行。荷花有活化石之稱,有漫長生存史,在地球上分布極廣。中國南至海南島,北到黑龍江都有荷花。它的品種數以百計,大小懸殊,形態各異。以花瓣分,有單瓣的,複瓣的,重瓣的,千瓣的,瓣數由十餘到過千。這在荷花展中就可以觀賞到。好些展品當作盆栽種植,小巧玲瓏的荷花荷葉,在盆子上亭亭玉立,那風韻讓人怦然心動。氣質這東西難以言傳,放在人的身上更難說得清楚,但荷花盈盈的姿采,讓人一見就覺得聖潔高雅,因而有君子花、淩波仙子等等雅稱。不管是文人雅士還是凡夫俗子,都會把理想的高貴人格投射到它的身上。

丰姿玉立
荷花的名子因而多不勝數,最通俗的是荷花和蓮花。《本草綱目》說:「蓮莖上負荷葉,葉上負荷花,故名。」李時珍把蓮與荷都說上了,這或者可以解一些人荷與蓮是否一樣之惑。荷花也叫芙蓉,是「敷布容艷」之意,《說文解字》說:「未發為菡蓞,已發為芙蓉。」司馬相如把妻子卓文君喻作「出水芙蓉」,就是以荷花相喻。

洪湖公園的湖面甚大,大湖小湖相通,蜿蜒的湖岸以橋亭相連。儘管公園入口附近會有較多遊人,只管往藕花深處走去,就可以找到盡可以悠悠然自得其樂的所在。公園有個「品荷園」,是種植稀有品種荷花的地方,裡面的荷花和睡蓮(荷花其實屬於睡蓮科)都種在小池和花盆裡,遊人可以對荷作零距離觀賞,拍照更方便。不過,其中也就失去湖裡蓮葉田田、翠色漣漣的野趣。

去紫隆菜館吃客家菜是到洪湖拍荷的例行餘興。香港古來是客語地區,住的主要是自北南移的客家人,新界的圍村多是客家村落。到近百餘年,粵語人口大量從珠三角遷移到來,粵語才成為香港的主要用語。由此亦也見,所謂「本土」,從來不是時間縱軸上任意切斷的橫切面,而是歷史發展的持續概念。很奇怪的是,如今在香港很難吃到地道的客家菜了,過去以之馳名的泉章居已失去特色。曾經遍布港九的醉瓊樓,還存在嗎?

深圳則可吃到不錯的客家菜。曾吃過一家以每天從梅縣運來食材作標榜的,簡簡單的豬肉湯,肉香撲鼻。紫隆開業多年,亦以地道食材、菜式叫座,客家炖雞、客家鹹雞、客家煎釀豆腐都著名,過去還有山豬肉的菜色。我們兩個人只吃了子薑炒牛肉、鹹雞、紫金醬蒸魚頭,可惜牛肉炒得老了點,但肉味濃郁,又令人想起梅縣街邊檔的牛肉了。這裡還可以喝到竹殼茶,這是廣東的民間涼菜,以紫金出產的馳名,用竹殼(竹籜)把混合的中草藥包扎成葫蘆狀出售,所以也叫葫蘆茶。這已很難見到和喝到。

由於天氣悶熱,到洪湖拍荷花必得做好預防準備,防曬、防雨、防蚊等等。最好帶上後備衣物,因為不管有雨沒雨,都會渾身濕透。還要注意,由於公園很大而路徑曲折,容易迷路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