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14日 星期六

花開花落,蓮生蓮成

荷花攝影是靜態的,花會隨風款擺,但風過即花靜,任你拍攝。那天在深圳洪湖拍荷花卻遇到動態的、淒美的一幕。

沿着荷塘曲岸走到公園西面,那邊遊人較少,一些石砌湖岸僅可容一人走過,而且大樹臨水,濃蔭蔽日,即使在炎炎夏日,仍可享清涼。這卻是不利於喜歡日照的荷花生長,滿湖荷花長到這裡就稀疏了,而且為了爭取陽光,荷梗長得老高。我過去也到過這裡拍照,倒覺得這環境較特別,光影不一般,有時會拍到有新意的照片。

那天在這顯得幽深的一角,驀地見到一朵紅荷。這花想已盛放多天,而少受曝曬之下,顏色仍艷,但綻放至極,花瓣已不全,一些呈現枯萎斑點,裸露出淺綠的蓮蓬。花不高高綻放在荷葉之上,而是近水盛開。再一看才發覺,看來兩米多長的蓮梗近水如橫空出世,荷花長在蓮梗末端九十度徒然屈曲上升的小截梗幹上。那線條就像噴射着氣流低空飛來的特技飛行飛機,到了你面前一拉機頭扶搖直上,再爆發一個艷麗的煙花。

拍攝了兩張照片,剛放下相機,一陣微風吹來,荷花輕輕顫抖之下,花瓣一片一片墜落,一聲不響,只在水面形成一圈一圈漣漪,就像默片裡的畫面。

我心頭一震,回過神來,才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,然後補拍照片。回來整理照片,發覺已錯過了最佳時機,漣漪盡散,花瓣靜靜地浮在鏡子一樣的水面上,倒影清晰,卻是少了以漣漪說明花瓣落下這重要的情節。

水面波平如鏡,你感覺不到的氣流卻在不斷輕拂,三片花瓣轉瞬間就從聚而散,先後向荷塘幽深處漂去。

這樣的動態,其實在荷塘裡時刻不斷發生,千千萬萬朵荷花都要完成這個花開花落、蓮生蓮成、由聚而散的生命循環。荷花之美,眾所矚目,其餘的就少人注意了。淤泥下長成的藕,可能只在餐桌上見到。

想到這樣的對子:
蓮成花落蓮心苦
藕斷絲連藕味甜

橫批:如荷是好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