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月30日 星期二

單語雙語,各有利弊

全球化的時代是強調溝通的時代,包括語言溝通、思想溝通、信息溝通、技術溝通、物資溝通,等等。中國對應全球化的名稱「互聯互通」,或許更突顯這個時代的特點。

什麼的互聯、什麼的互通,都離不開語言,這是一切信息的基礎。這時,如果你只懂一種語言,吃虧就大了,你起碼得掌握雙語。你懂對方的語言,而對方不懂你的語言,誰更有利是明顯的。個人如是,國家如是。香港提倡兩文三語,培養的人才該有較大優勢,這與香港得天獨厚的地緣優勢相匹配,內外兼得,海闊天空。

在這個時代,英語是事實上的世界語,以英語為母語的人自然「着數」。可是事物總是得失、利弊並存的。英國人和美國人有這樣的「着數」之下,學習外語的動力都不足,以致雙語人才短缺。英國《金融時報》曾經刊文指出,英國青少年如今已不必為學習外語煩惱了,法語己掉出英國 16 歲學生必學的十大科目之列。一個吊譫的事實是,他們一旦學會一種外語就可能失去以英語為母語的優勢,因為在國際會議上可能要被逼以外語發言。為保「優勢」,不學外語算了。

目前資訊科技研究的一個重要領域是語言翻譯,已有即時傳譯機。我不知道它們的實際應用價值有多大,是否可以應付包括網上信息的情報分析、篩選、翻譯。據美國網絡戰專家 Adam Segal 說,美國缺乏明白哪些外國信息最重要的語言專家,相對之下俄羅斯和中國有很多知識淵博的人才,他們勝任從英語材料篩選情報的工作。

莫名其妙的英國脫歐居然會發生,據英國傳媒說,也關乎英國欠缺外語人才。「英國的兩個政治權力中心——議會和小報——幾乎都只通曉一種語言。因此,英國人隨隨便便地就投票支持退歐,對於歐洲其他國家將作什麽反應一無所知。」

美國由五百多名兩黨及無黨派市長與商界領袖組成的「美國新經濟」組織 (New American Economy) 去年針對美國語言人才發表了一個調查報告,名為「別失敗在翻譯之上:外語技能在美國就業市場日益重要」。報告說,美國二零一零年對雙語人才的需求約為 24 萬,至二零一五年,需求達 63 萬,增加 1.6 倍。能操雙語的金融經理、編輯、工程師等高端職位的需要增長最快。二零一五年招聘能說中文──別假設是粵語──人才的職位增加了兩倍多。要懂西班牙語、阿拉伯語的,增加一點五倍。美國銀行招聘的職位,有三分之一須懂外語。

在香港,大學生畢業後進入職位打拼,懂兩文三語是基本要求,不妨打開任何招聘刊物、網頁看看。兩文三語缺一 ──例如不懂普通話 ──可以嗎? ── 可以考慮配備智能翻譯機,若老闆通融的話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