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

粵語歇後語,亦俗亦雅亦詼諧

朋友傳來二百句粵語歇後語,很多是耳熟能詳的,亦有個別較少聽到、見到,不少可能只會繼續存在於紀錄中,而難免從人們的日常口語中消失。

中國各種方言都有大量歇後語,各種歇後語詞典都洋洋大觀。這是一種言簡意賅的語句,通常幽默、俏皮,以致「抵死」;有點像謎語,在日常使用中只說「謎面」,「謎底」讓人意會。謎面與謎底之間,常巧妙地利用諧音、假借、會意等手法,把意思傳遞得婉轉詼諧。若有人猜不透,「歇」了,謎底一揭開,人人一經意會,可能惹來哄堂大笑。

粵語歇後語有雅有俗。如「芭蕉樹影 ── 粗枝大葉」,有嶺南水墨畫意境。但俚俗的佔多數,甚至有鄙俗的。如「屙尿入盅:執正嚟做」。市井間還有更粗俗的:「風吹皇帝褲檔:孤X寒。」有的謎面偏俗,謎底卻一本正經而令人忍俊不禁,如「天堂尿壺:全神貫注」,「老公荷包(錢包):夫錢(膚淺)」。「秀才手巾:包書(輸)」則相反。

中文的諧音字很多,常被利用作別開生面的逗笑,把成語「二次創作」,如「賣布唔帶尺:存心不量(良)」,「大肚婆行鋼線:挺(鋌)而走險」。

這樣的謎語都是慧黠的創作,充滿生活氣息,流傳於民間而不知道始自誰人之口。源於生活的語言卻有個弊端,就是生活環境一旦改變,語言就變得生澀而失去魅力,以致被冷落。

譬如,撒路溪錢(引死人)的習俗消失了,隔夜痰罐(唔倒〔賭〕唔得)不再見到,兩句歇後語便少人說了。以前,去街市買鯇魚尾,魚販會硬給你搭上買不出去的魚嘴,因而有「鯇魚尾:搭嘴(搭訕)」這歇後語。如今人們的飲食習慣改變,魚嘴矜貴,搭魚嘴已無從說起。香港的床下底是密封的,「床下底破(砍)柴:包撞板」已無法理解。陳村曾與廣州、佛山、石龍並稱為廣東四大名鎮,它的碼頭渡輪眾多,於是有「陳村碼頭:逢渡(賭)都啱」之說。又有說陳村人有洗腳唔抹腳的習慣,又好揮霍,遂有「陳村種」的眨譽。如今逢河架橋,陳村碼頭熱鬧不再,陳村只是佛山之下順德的一個鎮,花市倒是仍然繁榮。以上兩句歇後語已失去生存的土壤。

有些事物雖已消失,但藉影視於今存焉,例如太監,有關的歇後語不難理解。好像「跛手太監:無拳(權)無勢」。

「杉木靈牌」指什麼?靈牌是敬奉祖先的神主牌,以前很多人家裡會有。我一位朋友搬家後特別在家裡安排了一個角落安放祖先的牌位,找來上等木料,讓我書寫,再找工匠刻字製作。一般劣質雜木如杉木是不能用來雕製神主牌的,「杉木靈牌」因而是「作不了主」的意思。這樣的歇後語注定會失傳。

不久前,有愛好粵曲的朋友在群組中討論到「隔夜素馨釐戥秤」,「隔夜素馨:釐戥秤」其實是歇後語,可是全句的意思是什麼?是譏諷殘敗的素馨花不識時務,自高身價嗎?

舊粵曲《桂姐買花》有這樣一句:「隔夜素馨厘戥秤,雖乃唔香都溫吓舊情。」乾了的素馨花是中藥,要用釐戥去稱量可知其珍貴。這其實是對素馨花一夜芬芳的懷念,是一歇再歇的歇後語,認真含蓄婉轉,夠雅的。

對朋友傳來的二百句還可作些補充:

  • 鹹蛋滾湯:心都實晒
  • 天井種菜:無園(緣)
  • 油炸石春:唔化
  • 南瓜命:越老越甜
  • 木魚命:聽打
  • 湯丸命:一蒲頭就畀人食
  • 過後媒人秋後扇:唔等使
  • 細佬哥學游水:一味要淺(錢)
  • 八千子弟過江:食霸王飯
  • 食豬紅屙黑屎:立即見功
  • 芋頭點糖:心淡
  • 缸瓦船打老虎:盡地一鋪
  • 陳顯南買告白:得把口(據說,抗戰前廣州有醫生叫陳顯南,醫術不高明,卻在大街小巷貼滿廣告)
  • 蜑家婆打仔:睇你走去邊
  • 摩囉叉拜神:睇天
  • 翻渣茶:冇厘味道
  • 鐵沙梨:咬唔入
  • 塘底石:無水(錢)就蒲頭
  • 石灣公仔:無心肝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