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

怎樣讓福字「旺」起來

春節期間,寫了很多揮春,滿足自己,滿足親友。上陶寶買了半刀(五十張)四尺乘二尺祥雲紋大紅宣紙,找朋友裁成各種尺寸,寫揮春,寫大福,寫對聯,差不多消耗殆盡。寫得最多的是大福,為了配合狗年,中間嵌了一只狗,還在其中的「田」裡嵌上「旺」字。福字的筆劃是黑的,旺字的筆劃則呈紅色,猶好篆刻的陽刻和陰刻。

在我看來,那紅色的「旺」字很醒目,可是後來發覺,一些朋友並非一眼能看到,要把大福貼起來,或仔細端祥才發覺,有點驚喜。還有一位長者,怎麼也看不出來,最後由旁人把旁邊的筆劃蓋上,免除干擾,「旺」字才「出現」。

這其實不奇怪,是一個心理學現象。書本上、網上都不乏這方面的測試圖像,都把陰陽條紋的圖形併合在一個畫面裡,如果不能排除或陰或陽圖形的干擾,較難找出隐藏的圖像來。還有動畫的,例如一個單腿旋轉的女郎剪影,是向左旋轉?還是向右旋轉?都可以,存乎你的一心。若能靜下心來,女郎之向左向右,取決於你之一念。這真是境由心轉。

剛到圖書館借來《〈乘着光影旅行〉的故事》一書,裡面的「天天是好天,順勢與宿命的攝影哲學」一章,在這方面有很好的演繹。這是關於台灣著名電影攝師李屏賓的書,他從事電影拍攝三十幾年,得獎無數,與侯孝賢、張艾嘉、王家衛、姜文等合作,以不平凡的影像征服海內外行內行外的無數眼睛。

經過無數經驗積累之後,對於拍片現場環境,他形成了所謂「宿命」的哲學,以至於「要風有風,要雨有雨」。這不是他能呼風喚雨,而是他能順勢而為,讓天時為我所用,「下什麼都可以拍,只要不下刀子……下雨、下雪、下冰、下雹都可以,這種天地的變換,有錢都買不到」。

短短的一章裡,說到不少這樣的例子,就是到了現場,發覺天氣與計劃完全不同,可能打颱風了,可能下起暴雨,還有去到酒泉的沙漠竟然下起雪來(姜文《太陽照常升起》)等等,結果都順勢而為,把不利變為有利,事後看來有如天造地設。「順着自然去發展,有時反而增加很多真實的味道」,前題是能放下主觀先入之見,

侯孝賢的《戀戀風塵》本來計劃在九份山城拍二三十個空鏡頭作尾聲,以表現時光流逝。誰料打颱風了。提早收工前,李屏賓看到天邊雲光有奇特變化,他不待不在場的導演同意,便拍了四百尺菲林,結果成為影片的尾聲,其他空鏡頭不用拍了。這「是老天爺給我們的,但是在老天爺給我們之前,我們也準備好了」。

準備好了,而不囿於成見,才能順老天爺之勢而為。否則,就可能對老天爺的恩賜視而不見,反而怨懟有加。

從圖書館出來,沿電車路走過,用手機拍下一幀照片,配上宋無門慧開禪師的那首著名的詩:
春有百花秋有月
夏有涼風冬有雪
若無閒事掛心頭
便是人間好時節

3 則留言:

  1.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. 老師您好~
    YA~終於又找到老師的網站了
    去年換手機只剩老師聯絡信箱
    好高興喔!來留言支持!
    謝謝老師送福氣喔(我有看出這福的涵義喔)!感恩加感動
    讚讚讚!寫的真棒!
    祝老師
    旺旺旺!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