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

從貼春聯到平昌冬奧

我家今年的春聯
又到了寫揮春、貼春聯的時候。北方都愛貼春聯,而南方特別是香港,貼揮春的多,對春聯不重視也不講究。這與居住環境有一定關係,當然還有「深層次問題」。

只在住宅大廈裡住個小單位,地方逼仄,要把春聯一左一右堂堂皇皇的張貼起來,並不容易。吉利四字語的揮春簡單得多,不妨在屋子裡多貼。我到過年愛寫寫揮春,多年前曾問一位朋友,要貼揮春嗎?朋友不好氣的反詰:哪有地方貼?

我諤然,貼一張揮春佔多大空間?可是細心一想,在香港越來越微型化的居住單位中,靠邊站的家私雜物常把牆壁都堵得嚴嚴密密,要找個不被佔用的牆壁談何容易。「家徒四壁」,在香港其實很奢侈,非豪宅不可為。

貼門聯更難。住宅大門要麼緊挨左鄰右里,要麼與左壁或右壁成直角,門聯根本無用武之地。張貼對聯與「家徒四壁」同樣奢侈。我家也奢侈不起,只能利用與鄰舍之間一堵白牆貼一貼。

能喜氣洋洋地貼上大春聯的,就只有大廈、商場的大門,春聯十居其九是現成印刷品。大家都只圖增添點節日氣氛,而字句必應景應時,怎麼貼都不會犯忌,於是都隨便張貼,哪個是上聯,哪個是下聯,沒幾個人說得清。以前,貼上春聯之外還會貼上驅邪避鬼的門神,神荼和鬱壘面面相對,不能貼錯。粵語有「貼錯門神」之語,說的是兩人鬧彆扭,見面都擰過頭去。這當然不吉利,但貼錯春聯而「有辱斯文」就沒有人以為忤,可能因為沒有幾人會說你貼錯了。

這樣的敗興事目前正如火如荼。在我的印像中,貼錯春聯的,對錯各半,正好說明上聯下聯、貼左貼右是隨機選擇的,對錯結果與擲骰子結果一樣。香港是這樣,大陸亦然,而且很多並不規範,即不合傳統對聯的格律要求,不知平仄對仗。很多人隨便寫兩個字數相當的句子,就說是對聯。「段子手」們常有這樣令人啼笑皆非之作,而好事者常常轉貼,越發讓這方面缺乏知識的人糊塗。

吟詩作對,本是讀書人的最基本功,現代讀書人包括高級知識分子有多少人具備?

韓國平昌冬奧日前舉行了開幕式,頗有看頭,以創新形式展示了大量華夏傳統文化元素。全真道士梁興揚日前寫了一篇文章分析,列出其中涉及我們熟悉的文化元素:以道法自然概念設計的體育場,華夏貴冑之鐘,陰陽五行之子,探尋天機之渾天儀,星斗璇璣之星宿和四象,以中國古代星圖為模本的周天星宿圖,由星宿圖引出的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陰陽混元之太極八卦,戴面具表演的儺舞等等,它們貫穿着整個開幕式。

一定有很多國人看得不是味道。韓國人近年不斷搶先向聯合國申遺,與中國搶歷史名人、搶文化、搶端午節、搶孔子……惹中國人反感。事實是,現在很多年輕人是從韓、日本文藝作品中了解到中華文化元素的,然後心中唏噓──或者自高自大:他們抄襲我們,他們剽竊我們!

這不僅是年輕人的問題。年輕的、年長的中國人都有點像小孩子:自己的東西不珍惜,有人跟我們搶就着急了。

韓國人有一樣東西不會與中國人搶:中文,漢字。他們改用韓文(諺文),對漢字棄如敝屣,對自己的歷史書,對廟堂上的漢字匾額對聯,都看不懂了。

他們不搶,中國人就不急了。所以,中國今天的讀書人不懂字的平仄,不懂吟詩作對,過年會亂貼春聯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