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

人工智能衝擊與「我思故我在」

新版阿爾法狗 (AlphaGo) 一口氣橫掃了中日韓圍棋幾乎所有頂級高手。這對一向有點傲慢的職業圍棋手造成的震撼,可以從他們落敗後驚魂未定的片言只字感受得到。這不僅是對國際職業圍棋圈的衝擊, 也是人工智能日益侵入人類社會的衝擊中最戲劇性的一幕。就在記分牌上打出 Master 以 60 比 0 完勝的同一天,《紐約時報》著名專欄作家 Thomas Friedman 就資訊科技廣泛應用帶來的威脅發表文章,在哲學高度去重新認識人自己,重新思考苗卡兒「我思,故我在」的命題。

自覺為「最後一名勇士」的中國冠軍級圍棋手古力登場,仍然沒法從前面 59 人的失敗中取得教訓。他在棋盤廝殺下來後的感覺是,與對手的差距「挺大」,對方幾乎沒有失誤,是「幾乎贏不了」的對手。

聶衛平在落敗後進行了覆盤,不得不承認對手的實力「確實厲害」,但說它對人類高手能百戰百勝有點誇張。「我看有些棋局,它的對手簡直就是被它嚇死的,僅僅百餘手就崩潰,這已經不能用技術原因來評判了。」在 60 比 0 後,距離百戰百勝其實就只有 40 盤棋了。

人類棋手仍存的希望,一是改變對弈規則,改下慢棋,看人能不能揚長避短;二是從落敗了的 60 盤棋中知彼知己,提升棋力。新版阿爾法狗顛覆了人類圍棋多年來確立了的很多定式,在看似不能出招的地方出招,棋路讓對手看不懂,最後都成功了。這將把人類棋手引領進入圍棋從來沒有人探索過的新領域,打開新思路。至於能不能因此打敗看似「從不犯錯」的阿爾法狗則是另一回事。

人工智能電腦應用程式可以不斷學習、不斷改進、不斷工作,相對於人類的確具有令人畏懼的優勢。這已侵入到越來越多的人類就業領域,不但節省成本,而且可靠,效率高超。Thomas Friedman 的文章指出,電腦不但在體力勞動、應用技術的工作上把人類比下去,而且開始應用到一些靠腦力創作的領域,例如寫詩、寫歌詩、寫體育報道、寫財經報道……等。人類社會因而發展到一個新的轉捩點,就像哥伯尼、伽俐略為先導的科學新發現顛覆了歐洲社會,掀開了社會、科技、政治、文化新一頁一樣。

文章指出,在人工智能日益展現出過人優勢之下,人應當重新思考法國哲學家當年的認識論命題:「我思,故我在 (I think, therefore I am)。」這是說,人是作為一個理性思考者而存在的,這是人的存在價值,有別於其他生物。

如今,人不再是唯一可以思考的,人工智能也可以「思考」了,人與機器的區別在哪裡?

文章認為,區別在於人有心 (heart),而機器沒有心。人因此有感情,有喜怒哀樂,有愛有恨,儘管這會帶來建設,也帶來破壞。文章的題目就是 From Hands to Heads to Hearts (從手,到頭,到心)。

Thomas Friedman 引用作家 Dov Seidman 的話說,「我思故我在」一語如今應提升為「我關愛,故我在 (I care, therefore I am)」,「我有寄望,故我在 ( I hope, therefore I am)」,「我有幻想,故我在 (I imagine, therefore I am),「我循道守德,故我在 (I am ethical, therefore I am)」,「我心存高遠 (I have a purpose, therefore I am)」,「我知止而反思,故我在 ( I pause and reflect, therefore I am)」。

高科技的衝擊已無時無地不在,手機每一次響起都是「是你在」、「是我在」的提問。

1 則留言: